自己居然自动将普通话改成优先语言了

昨天在小区外面取快递、吃扁粉菜后在路上走,突然心里愕然一惊,我居然是使用的普(pu)通(tong)话(hua)跟店员交流的!如果按照我自己刻意去选择的话,我必然在自己的家乡的任何一个角落,优先使用安(a)阳(yang)话(hue er)说话!安阳话,那么优美、顿挫分明、语言悠长又富有感情、节奏,声音就像象形文字一般与含义一一对应,在单位时间内比普通话能表达更多的字以及浓浓的意思,而且作为自己的第一语言,我肯定会使用它的,然而那天,我却开口不假思索说的普通话!我感慨不已!


之前在鹤壁读高四,那是我第一次强制说普通话。虽然鹤壁离安阳也就几十里地远的城市,但鹤壁人的方言却属于纯正的河南话一支,与安阳市、县和汤阴县说的安阳话差之千里,我能听懂河南话,但我那些同学们却听不懂安阳话,所以日常交流中我也是会不得不用普通话跟他们说(因为河南话我不会说)。

从小到大,我从没使用过普通话长时间跟人交流过,而且因为电视里的播音员、综艺节目等等都在使用普通话,导致我认为这是一个严肃、尴尬的官话,如果用这话跟身边的安阳人说的话,满满都是尴尬、距离感。

在鹤壁也是不得不说普通话。那时我说安阳话就显得尴尬、又略显刻意了,因为里面的词汇真的跟河南话差异较大,所以经常不得不再用普通话重复一遍。久而久之,就习惯了说普通话的感觉。不过这个只是很初级的习惯,大概生活中我 10 % 的时间是用的普通话,因为那里还要很多安阳的人,这可以起到一个过渡的作用。

到青岛上学后,就彻底变了,刚到那里的第一天我还挺害怕(这里的害怕仅局限于怎么说话上。从小到大也经常出远门,其他不会怕)。只是看着密密麻麻的人,我想说话,是说什么话呢?那必然是普通话。自己有点小紧张了,因为说个几句我觉得还行,但是长时间说的话,我心里还是感觉有点吃力,毕竟新的环境,以及之后不出意外,自己要 100 % 开口就是普通话了。

当然我的同学也都是说的普通话,那种说的流利、标准使我不得不猜测或许他们从小到大就经常说呢?当然我也有很多同学说不好,比如我一个河南的老乡、以及几个山东话节奏已根深蒂固在声带上的同学(有个在普通话考试时还蹦出山东话),这到不是我不大胆,因为很神奇,无论山东话、河南话再怎么说,除非一些专有词汇,否则我根本没有理解上的压力,而如果我蹦出安阳话,他们会感觉我在说日本话,一句也听不懂(确实,安阳话在听不懂的情况下,真的跟日本话能以假乱真)。

渐渐的,我如生活在全国城市里的大部分人一样,对普通话很熟悉了。毕竟入乡随俗嘛。但是我依然觉得,如果在家里的话,就应该说安阳话。我听到安阳的同学在跟我使用普通话时,就觉得不行,类似于“崇洋媚外”。

« 暑假 | 寻找可靠的长久的存储介质之旅»


返回上一页


评论


哥斯拉
2022-07-11 10:37
现在每个地方说普通话的越来越多了,多了很多。这是好事,但也有不太好的方面。
独元殇
2022-07-11 11:00
@哥斯拉:对,我们方言中小时候好多流传了好几代人的精华词语、俗句等等如今被普通话替换了,看电视剧、电影看多了都忘了。

现在大一点的镇中心的农村娃娃都开始以说”土话“为耻,本来我们的方言地域范围就小,就两个小县,慢慢的可能真消失了,反正现在在大人嘴里也开始变味了,越来越像普通话了。
哥斯拉
2022-07-12 13:45
@独元殇:是的,以说家乡话为耻的人不少、算很普遍了,类似“崇洋媚外”的心理。

vian
2022-07-11 15:58
方言 我还是觉得应该保留 真都丢了 挺可惜的

dousha99
2022-07-11 18:07
如果可能的话,我希望能尽量保存方言。我想尽可能不要树立普通话和方言的对立。普通话是为了全国人民可以相互沟通;而方言是为了全国人民可以保留一份家乡情怀——二者不应是对立冲突的。

我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所以周围没有人跟我说家乡话。从幼儿园开始,我所接受的教育和教育环境就是普通话。偶尔回老家的时候,还能听到家乡话——但是那些外出打工的人身上也能观察到用词差异和语音差异。三代人之间,已经产生了难以愈合的裂痕。

但方言的发展是复杂的。有太多新的概念、新的词汇最终不会进入方言。它们将会成为严格属于普通话的部分。这些「夹生」最终会影响我们对于语言的选择。即使我们希望去用家乡话表达意见事情,也会发现家乡话最终是没有那些自己平时已经习惯了的概念。

这样一来,方言便不会和普通话共同演化,进而逐渐被后置、被搁置、被冷落、被遗忘。我想这可能是一种必然,也可能是一种无奈——哪怕我们尝试将新的概念引入家乡话,我们也不是一个可以将其推广出去的权威。

教育是语言传播的基础:如果在教育阶段我们选择了普通话,那么普通话就会成为优先选项。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独元殇
2022-07-12 18:02
@dousha99:哈哈写的真好( ̄▽ ̄)"。不过情况还是很乐观,相比南方一些地方我们这边好太多了,他们那边可能是几个村,我这边是近两个县,相对来讲很难消失的很彻底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推行普通话真的是伟大的壮举,在四十年前,一个人踏上异乡就意味着很长时间去硬听周围人说话。北方还好,北方的话大多数都差不多,南方就很复杂了,普通话的广泛推广确实好处很大,是文化、经济正常交流的必要条件,只是很可惜如果一刀斩推行,地方的一些小文化会渐渐消失......不过从其他角度讲,现在人们压力太大不会很注意这个问题,等人民经济水平普遍达到极高水准,没有住房、财富尊言等压力,不再普遍内卷时,是不是就会有精力转身回看,重拾曾经来不及看的文化,并发挥他们的潜能呢?

2broear
2022-07-11 20:15
hh我们办公室以前都不说普通话的,虽然我四川的但我在浙江太久了,结果他们也被我同化了

林海草原
2022-07-15 14:30
遇到老乡,说自己的方言没问题。去了其他地方,当地有自己的方言,如果互相听不懂就麻烦了。现在有个问题,有不少人都认为他们的方言就是普通话,让我很迷。

  • RSS 友链 关于 留言 返回独殇网

    emlog 豫ICP备17034149号-1
    诸位好,我的网名是“想美好的未来”  开心每一天!
    copyright © 2017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